央行:高度重视未来通胀上升的潜力,并做出妥善应对

 加大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力度,做好跨周期调节,兼顾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与物价稳定、内部平衡与外部平衡,坚持不搞“大水漫灌”、不超发货币,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强劲、更高质量的支持。  近日,央行发布的中国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,高度重视未来通胀的潜在可能性,特别是需求端的变化,不断巩固国内粮食稳定增产和能源市场稳定运行的有利条件,应对得当,保持物价水平基本稳定。
 

这一判断引起了市场的关注。  第一,中国目前的物价总体温和。10月CPI同比上涨2.1%,低于前值2.80%。当月PPI同比下降1.3%,前值上涨0.9%。  此外,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0.5%,降幅比9月份收窄3个百分点。这些数据表明,当前经济不存在通货膨胀的基础。  其次,市场上一些声音倾向于认为,RRR后续降息的概率明显降低。  

但实际上央行只是高度重视未来通胀上升的潜在可能性。综合来看,判断我国经济总供求总体平衡,货币政策稳健,产业链和供应链运行平稳,居民通胀预期稳定,具备保持物价水平基本稳定的有利条件。  而这种“未来通胀上升的潜在可能性”源于各种结构性条件的可能变化。  比如,俄乌冲突依然扰乱世界能源供应,发达经济体高通胀粘性,外部输入性通胀压力依然存在。  

最大的风险来自于流动性过剩和可能的供需变化的结合。  美国提供了一个实际的教训。在2020年和2021年,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大幅增加,M2/GDP比率增加了20个百分点。超强的货币扩张帮助美国提振了内需和信心。然而,当美国经济重新启动时,过度的货币供应、集中的需求以及供应链断裂的影响,导致了美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最强的通货膨胀。  尽管美联储进行了几轮激进的加息,但美国的通胀压力仍然很重,尤其是房租、工资、交通、娱乐等分项价格仍有上涨势头,这使得美国面临两难境地。如果继续加息,经济衰退的风险将会增加,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也将增加。  

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,近三年来,我国疫情的影响和楼市的调整,部分影响了消费需求,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低通胀的现象。  为了应对经济挑战,中国的M2增长率两年多来一直处于较高水平,特别是随着连续降息等政策的实施。因此,在当前经济复苏和发展的阶段,我们仍然需要警惕和避免通货膨胀。  

我国也存在货币供应量扩张导致流动性多的现象。  美国当前的通货膨胀带来的一个教训是,去年美联储错误估计了经济重启和通胀压力的形势,导致包括加息在内的货币紧缩进程滞后启动,需求爆炸与过剩的廉价流动性相结合,为大通胀提供了温床。  所以要提前做好防范,避免这种货币政策的滞后效应,密切关注需求和预期的变化。  

近日,国务院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发布进一步优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20条措施,指导各地更加科学精准地做好疫情防控工作,高效协调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,有利于进一步平滑经济周期,促进市场需求恢复。  特别是元旦、春节即将到来,消费面临重要窗口期。  这种需求的增加,加上猪肉和煤炭价格上涨的压力,可能会加大通胀压力。  此外,市场期待新一轮宏观经济周期的开始。在稳增长政策和市场预期改善的背景下,市场情绪可能上升。  

这些只是对通胀上升潜在可能性的逻辑预测。现实情况是,中国经济仍面临巩固和恢复增长的压力,物价走势总体温和。  但必须关注和防范需求端因政策优化和市场情绪变化而过度释放,与货币政策叠加形成通胀压力。  因此,央行的报告提出,要加强稳健货币政策的实施,做好跨周期调节,兼顾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与物价稳定、内部平衡与外部平衡,坚持不搞“大水漫灌”、不超发货币,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强劲、更高质量的支持。   

本文经自动排版过滤系统处理!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