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月美债市场:长端交易“衰退”,短端交易“收紧”,收益率曲线倒挂显着

过去一个月,美国债券市场持续震荡,整体收益率水平较6月份的年内高点下跌逾80BP。 本月的重要节点是月中GDP数据带来的衰退担忧,以及月底的利率决定和加息。 如果通胀拐点延迟,可能导致美联储货币政策进一步收紧,年内经济衰退风险可能加大。
数据显示,美国经济指标达到技术性衰退的标准,但远未达到全面衰退的水平。 年底前加息能否放缓,将取决于“碾压”通胀的过程。 为避免市场出现“锥形恐慌”,业内预计10年期美债收益率短期或将出现波动,预计半年内至一年内将回落至2%关口。
7月下旬美债收益率大幅倒挂 长短期影响因素背离
据新华财经统计,数据显示,7月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较6月收窄,整体涨跌互现。  7月8日的月内高点为3.09%,下跌42BP,与6月中旬的年内高点相差82BP。
美债利差表现方面,7月下旬收益率曲线趋平,长期收益率大幅下跌,反映美国经济衰退风险上升。 尤其是7月底美联储利率决议公布后,10年-2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率一度加深至-24bp,为2000年以来最大,甚至超过2008年之前的水平 金融危机。 截至7月29日,又一个关键期限的10年3个月利差也收窄至65bp,预计9月加息后市场大概率陷入倒挂。
业内人士认为,7月中旬以来,按照通胀上升→短期加息→中期衰退风险的逻辑,市场定价短期加息力度加大,同时押注衰退压力加大, 较早的政策。 转动。
华泰固收张继强指出,在本轮加息周期中,加息预期首次大幅上升,而长期美债“不跌”,可能意味着随着对衰退的担忧 升温,美债市场进入高位宽幅区间。 震惊。
机构还预计,后续可能有两条主要解读路径:一是如果三季度通胀没有明显超预期,100bp很可能是本轮加息预期的顶部,经济衰退 交易可能会逐渐占上风。 包括黄金在内的美国国债可能开始进入右侧交易窗口; 二是若通胀持续创新高,仍将是紧缩交易与衰退交易的拉锯战,美债长短端分化可能持续。
美国通胀磨顶进程如何?中期衰退风险预期升温
7月中旬公布的美国GDP数据能对经济形势提供一部分解释。数据显示,美国第二季度GDP意外下行,这是自疫情爆发以来GDP首次连续下降,因此符合技术衰退的标准;不过市场认为,这还远远不能被认为是全面衰退,因为美国经济的某些部分数据仍在上升。
另一项提供佐证的是8月初ISM公布的制造业数据,美国7月制造业继续降温,当月ISM制造业指数创两年多新低,新订单连续第二个月陷入萎缩,叠加库存增加,令工厂减少生产。此外,受原油和金属价格下挫推动,物价支付指数创两年新低,也创下2010年来最大跌幅。
通胀方面则继续高企,与基本面数据形成掣肘。此前数据显示,CPI续创历史记录,能源、住房项与食品项是拉升通胀的主要因素。美国6月未季调CPI同比升9.1%,创1981年11月以来新高。CPI环比录得1.3%,创1980年3月以来最高增速。
分项来看,主要贡献项为能源项,6月美国CPI能源项同比增速达41.6%,环比上涨7.5%,其中发动机燃料中汽油环比上涨11.2%,同比上涨59.9%。另一重要贡献项为除能源服务以外的服务项CPI中惯性较高的住房项,环比与上个月持平(0.6%),同比增加5.6%。此外,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0.4%,环比上涨1.0%,同比增速为1981年2月以来最高水平,环比增速为2020年4月以来新高。
对于当前的经济和通胀形势,鲍威尔表示,通胀远高于目标,尽管一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已经回落,但早些时候的飙升已经推高了价格,加大了通胀上升压力。降低通货膨胀是必须要做的事情,如果不降低通货膨胀,就不可能有持续强劲的劳动力市场。

本文经自动排版过滤系统处理!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