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、稳定性,给市场更加积极的预期

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4月份,我国主要经济指标回落;5月份,主要经济指标降幅收窄;6月份,经济企稳回升;二季度,经济实现正增长。15日,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、原副院长白敬明表示,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2.5%,受突发因素影响,实属不易。虽然增速有所回落,但仍能实现正增长,表明经济市场企稳站稳。
上半年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(不含农户)271430亿元,同比增长6.1%。其中,基础设施投资增长7.1%,制造业投资增长10.4%。白敬明说,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超过GDP增速。
投资方面,白敬明分析,固定资产投资增长6.1%,说明我国经济增长仍有潜力。固定资产投资包括政府投资。政府投资不仅是拉动经济增长,也是补短板。因此,政府投资可以发挥拉动效应,带动经济增长。
我国工业体系完备。上半年,第一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.0%,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长3.2%,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1.8%。三大产业均实现正增长。白敬明说,西方一些国家的第一产业发展不好,进而带动整体经济增长乏力。
上半年,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463元,同比名义增长4.7%,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3.0%。白敬明说,扣除价格因素,居民收入增速超过GDP,是中国经济的一大亮点。即使在经济低增长的年份,这一趋势依然保持,说明我国经济内生增长的基本特征没有改变。
在减税降费的同时,上半年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28887亿元,同比增长5.9%。其中,农林水支出10383亿元,增长11%;交通运输支出6355亿元,增长12%。白敬明说,这是对投资的相当大的支持。
6月1日起,我国对部分乘用车实行汽车购置税减半征收的政策。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新政实施首月,共减征汽车购置税71亿元,减征汽车109.7万辆。在刺激下,市场有所回升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汽车市场研究分会数据显示,6月1日至26日,中国乘用车市场零售142.2万辆,同比增长27%,同比增长37%。
包括汽车购置税政策,白敬明分析,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对刺激消费起到了积极作用。政府消费支出占最终消费支出的比重超过30%,高于国外。
对于下半年的经济走势,白敬明表示,我国经济将继续稳定增长。疫情之下,一些消费需求被锁定了很短的时间,但该花的还是未来的花,内需仍有释放的潜力,同时,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,给市场更多的积极预期。

本文经自动排版过滤系统处理!

为您推荐